企業「碳焦慮」 政府看見了嗎?

當企業界正處於「碳焦慮」之際,3月底國發會適時公布了一份「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總說明」,表面上看是開了處方,但就實務操作上,企業界仍普遍認為國發會的處方路徑說明模糊,企業究竟應如何施作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淨零碳排的遠程目標,有不著力之感。

基於《巴黎協定》的框架與國際共識,呼籲全球淨零並尋求碳中和的策略下,政府如何提供一個良好的商業模式攸關未來台灣的競爭力。在此前提下,各國目前首要須制訂國家「年度碳排放」上限,而這個上限未來將作為一個可以分配到各產業及各行業必須依循的額度,因此碳稅、碳匯的錙銖必較必然會發生企業的競爭上。如果在這個全球國際的大市場裡,企業仍處於訊息不對稱、法規延宕無法和國際接軌的不明確交易障礙,恐怕影響企業的生存競爭。

此次國發會的「台灣2050年淨零碳排的路徑」藍圖中,對台灣如何進行碳權的交易、定價並無太多著墨,「溫室氣候法」的修正草案似乎還不能滿足目前的窘境,相較於新加坡政府的積極程度,已對碳權交易有明確規畫時程價格,台灣政府落後多了。

筆者憂心的是,我國為出口大國,而國內企業多以中小型企業,佔整體產業9成以上,要符合淨零碳排的目標即是要減碳,而減碳的課題除了製程上得淘汰高碳產之原料或材料,代以基礎環保素材;而生產器具機械也需要更新;包材更是得改用早先各界早已倡議的環保材質。企業為了跟上ESG 淨零碳減之期程,以2029年為目標,至今僅約不到8年的時間,時程緊迫。

要跟上期程的第一步,就是責成企業須進行內部「碳盤查」,而如何進行碳盤查,目前國內的人才、技術陷入窘境,若赴國外驗證,也須編列一筆不貲的預算,讓企業充滿「碳焦慮」。

尤有甚者,金融服務業為了轉型為「綠色金融」,更紛紛參加聯署「赤道原則」,自組「議合團」,未來將影響對企業的放款。為了符合淨零碳排ESG目標,企業經營成本已是大幅增加,在歷經2年多來的疫情肆虐,企業營運嚴重受影響,中小企業運營財務壓力加大,ESG議題將進一步考驗企業未來的生存競爭力,偏偏國內大多數企業至今仍不知如何著手進行ESG,政府顯然沒幫上忙。

企業要推動永續ESG目標,除了環境保護(E,Environment)議題外,社會責任(S,Social)及公司治理(G,governance)方面,和RBA準則與國際供應商條款落實稽核等等,政府應該實質性協助中小企業並進駐輔導,依國內外法規對企業的永續發展做總體檢,並應訂定有效可執行之相關永續管理政策;企業則須建立職能團隊,對於人才、技術的提升,留任或擴充人資勞務成本上也要增加預算。

面對國際ESG的大趨勢,如果政府不加緊腳步協助企業在2029年前完成轉型,未來可能引發台灣經濟新一波的危機。


資料來源: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20512003303-262110?chdtv  中時新聞網